期刊查询:

张紫萱:春心

发布日期:2019-01-04

\
长亭,古道,芳草,又是一年春时。    有人说,春天的美,在于她的蓓蕾初绽:换上春衫在长堤的柳丝间寻找嫩芽,任那新翠沁人心扉。有人说,春天的美,在于她的繁花满树:呼朋唤友在桃李的花叶间嬉笑攀谈,任那花影映满青衫。有人说,春天的美,在于她的落英缤纷: 带着微雨在凋零的残瓣间默默伤怀,任那落红化作沃土。

 

不,他们都错了。                         

 

在堤岸上牵着柳丝观察嫩叶,虽湖光山色相随,可不出半晌也便倦了。在繁花间陪着宾客宴游寻欢,虽高朋良友相伴,待日色渐沉也便散了。在春雨中望着落英生出春愁,虽飞花落叶相依,至花瓣腐朽也便止了。  所谓春之美,远非如此。

 

春之美,在于风寒雪骤的时节。裹着棉衣瑟瑟发抖的人们,面对着毫无生机的柳与桃,祈愿着春天的到来。那时的春天是生命与希望,是芸芸众生心目中的将来。贫寒的百姓,休眠的虫豸,冰结的泉水,无不盼望着她的出现。生灵心中的她不是她,却又是她。那如蜃梦般的容颜,无疑是最为动人的。人们无数次在心中勾勒描画她的姿容,却总觉得不及她的万一 ,便添一笔,又添一笔。

 

春之美,在于花谢蝉鸣的时节。摇着蒲扇大汗淋漓的人们,遥望着缺少色彩的山与水,叹息着春天的逝去。这时的春天是遗憾与往昔,代表着所有人心中那最值得追忆的过去。曾经与纸鸢共舞的堤上柳,曾经与爱人同赏的陌上花,皆随着蝉鸣声去了。那记忆方才离去不久,给人以触手可及的错觉,却又再难追回。多少失魂落魄的人儿对着眼泪汇集的水洼,幻想着与她的重逢。人们在心中抹去了她所有不尽人意之处,只留下美玉无瑕。

 

春之美,在于时光不可轻度,在于时光一去难回。从冬日到春日整整三月,可一天都无法省去;从春日到夏日又整整三月,可一天都无法寻回。世间一切美好都有界限,当你看着她的时候,也便是如此了。可在初识之前,离别之后,这美好却是无垠。一如初见偶像前的忐忑,一如分别爱人后的伤悲,美好从来都不是圆满的。

 

春之美,在于人心。万般美景都是由心而生,人们幻想着春天,怀念着春天。榆木心,玲珑心,心心皆不同,心心皆相同。镜花水月,人世间最美之景皆为假,而人心最假。

作者简介:
张紫萱,安阳师范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