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查询:

落来天:瓦刀

发布日期:2019-01-03


激情

灵魂在碰撞,在燃烧
像是火柴,走了
留下灰,留下冰冷

约定

把希望送给夕阳
夜晚清脆的风,刮的很小
小得像是一个个针
把天空扎破,迎来黎明

砖渣

一堆砖块,被垒成一间小房子
承受离别的疼痛后
仅剩下一片狼藉的铁红色
浇灌着汗水与失望

剪刀

我把生活剪成零散
而没有规则的碎片
希望被它们埋得很深
深得长不出一个种芽


另一种说法

翻看着带有记忆的诗行
整整一本,黑色夹子那种
拿来读一首,就好像回到昨天
你可以理解我的诗行就是历史
当然,你也可以说那是废话

我比较赞同那是废话
尽管它们错落有致,并且白纸黑字
人都是一把无用的热情
在还未粉碎一场阴谋之前

何况,那是失败者写下的
或许可以称为是为自己争取最后脸面的东西
一场阴谋,还是不可避免
从出生,到走向死亡的墓地

就像是这些诗,一本本在书架
写过后,任由灰尘来光顾它们
我,实在没有力气
去把它们打理的像是灵魂一样苍白

就算是它们如灵魂般
谁会承认,这毕竟是一场荒诞的历程
从它们形成,到它们结束
一行行,错落有致的是我错乱的神经

 

窥视

窗外,一滴雨水窥视我
无数个眼睛,深邃的眼眸
使我感到巨大的恐惧
甚至,一只秋日里快要死去的苍蝇
也能把我一层一层地剥蚀
白色暗藏着黑色在窗外,滴滴答答

一滴水,演绎人的出生与死亡
叶子干黄并不是它生命的终止
相反,那干枯里,有着生机正在酝酿
也有着与生俱来的恐惧与希望
一些雨水开花着,凋零着

我不能用恐惧去接雨水
彩色灯光在手心瑟瑟发抖
旋转着,旋转着
好像人死了,又有人诞生
重新回到那一个起点
重复着出生与死亡

就仿佛雨水开花
圈圈涟漪,走向终结
又有一些雨滴,重复着


青春又是绽放,又是凋零

郁金香落了,在我还未亲吻它的芳香
就有雨滴无奈的把美好破坏
我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
经历了花落的全过程

草枯了,来年春天又绿
花落了,来年春天又枯
她总是在这轮回中渐渐凋零
一个下雨天,一朵凄美的花
一个影子,经历了她的全过程

新鲜的泥土,诱惑着味蕾
花的根茎下,片片花瓣
做些最庄严的仪式
把爱情给母亲,把生命给痛苦
在将开未开时,花语就碎了一地

青春啊!我似乎就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
经历了这一切,亲情,爱情,友情
在一个广阔的田野,风起时
我拥有了理想,流浪与爱情
这便是我的全部啊

我拥有了它们,我便以为完美啦
在一个电闪雷鸣的夜晚
我,注视着,一朵郁金香的绽放与凋零
我以为我便是我啦
青春,又是绽放,又是凋零

 

 

落来天,原名:关海旺,笔名:落来天,断涯。就学于河南大学民生学院,95年生。河南青少年作家协会会员,中华文艺学会会员,位列中华文艺学会之中华名人榜,获得中华名家称号。《燕京诗刊》签约诗人,盛京文学网诗歌编辑,湘韵文学网诗歌编辑。获得第三届诗人节2015十大金榜诗歌提名奖,第四届中国当代实力派诗人,第四届宋韵杯全国高校征文大赛二等奖,第一届山海关诗会铜奖,第二届当代文学精品选全国诗文联赛优秀奖,第三届中外散文诗歌邀请赛一等奖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