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查询:

书籍作品

《初谙世事》

发布日期:2019-01-06

\

距离《初暗世事》出版已经接近四个年头了,刚刚我又翻开了这本书,依然可以自娱自乐的。这本书对于我也算作一种成绩吧。


《初暗世事》这个书名是我自己创造出来的,因为字典里有“不谙世事”,而那时我已经略懂人情世故了,也就创造了个“初暗世事”这个新词语作为书名,至于这个词能不能流传后世却不管我的事。

 

记忆中我是偏科的,不过学的好的不是语文而是数学,所以写作文对于我一直是不擅长的事,更不可想象能写出一本书了。如果说我哪一点符合写手的潜质,或许有一颗敏感而脆弱的心脏吧。记忆里我就是个体弱多病的孩子,而且脾气很坏,不过家人都迁就我,包括妹妹。夏天的某个夜晚我在院子里睡觉,突然变天了,全家人只能在不吵醒我的前提下一起协作把我移到屋里,这便成了《惹不起》的素材。而童年时家里养了只小狗,它偷吃东西父亲狠狠打了它,我当时伤心无奈的看着,竟然幻想自己变成小狗替它挨打,以此写出了志怪小说《小狗帅姆》。春天燕子在家里筑巢,母亲嫌弃它们拉的粪便,我去上学时母亲说要把门窗关闭了不让它们进屋,竟导致我在校为燕子担心,这便是《燕子》的素材来源。我是农村人,农村是个舞台,每天都上演着各种让人五味杂陈的剧情,幽默的如《礼金》里邻里间红白喜事,一次随礼就能闹出笑话。可悲的如《手镯》,一位老实巴交的村民无意捡了个镯子,各种身份的人围绕镯子展开了争夺。《第二童年》中被生活压垮的中年人安瑞,无法承受压力及不被理解而沉浸在童年的生活状态里,最后沦为精神病人怎能不被人同情呢。

 

每个人的成长都伴随着学校教育,我的知识在学校获得,但我的怨恨也来源于学校。谈教育你要做过所谓的成绩好的好学生,同时也要做过无可救药成绩倒数的差生,最好是成绩好时能跳级,成绩差时留级都被嫌弃的那种。这些我通通经历了,高三时别人都在复习备考。我却提笔写了中篇小说《高三》,高中结束了,我也把自己对校园的爱和恨通通留在了纸上封存了。

 

我是一个幽默的人,写的小说大多也是很有趣的,但有趣真的就可以笑出声吗?我认为是不能的。《逍遥者》写了一个只顾自己逍遥不顾及家庭的男嫖客,而他未成年的女儿因生活所迫和教育缺失做起了皮肉生意,交易完成后父亲却发现自己成了女儿的客人,这是何等的悲哀啊!《春游》里讲述几位老师结伴游玩,被骗误把骡子当马骑得意洋洋,教育若脱离实际注定沦为笑话的。《警报》里的一位生病的抗战老兵当“国难日”到来时无限感慨,而警报响起时人们却有说有笑的议论,不知道为何拉响警报,这是多么无知的大众,又折射出地方的形式主义。《邻》这篇文章里反应的是当下人与人之间的冷漠,同为出租客的青年男女本不认识却充满敌意,最后欢喜的回家相亲竟然发现所见的对象就是折磨自己的出租屋邻居,注定是没有结果的。《局》中多年未见的老同学竟然拿彼此的感情为筹码,利用同情心步步把好友引入骗局,真可谓处心积虑无所不用其极。

 

《初暗世事》我从高三写到了大三,写了四年,共40篇,约25万字,其中短篇小说39篇,中篇小说1篇。这些文章只能称作为尝试的作品,文章受外国翻译作品的影响较大,对我影响最大的是莫泊桑,契诃夫和欧亨利等短篇小说家,但也受劳伦斯等象征小说家的影响,伍尔夫的意识流小说我也有模仿。《清水河的故事》读者遗憾的告诉我若再长些就是一部《边城》了,可我所表达的是人生往往会面对两难抉择的无奈现实,或者说我是没有能力写的再长点的。这部集子里收录几篇爱情小说,读者是比较感动的,但我却不看好,主要是故事情节的堆积罢了,写作的艺术性是谈不上的。可我必定经历了不幸的感情的,也只能把它们写出来发泄一下。至于几篇象征小说我无法评论它们,即便是我写的,有时候我能把很多东西放进去,又读文章时感觉枯涩。

 

写文章时我能全身心投入其中,身心愉悦,这可能是写作的最大成功吧。因为我快乐过……

 

 

 

小麦,原名麦文斌,河南项城人,1988年8月5日生,周口作协会员,著有小说集《初暗世事》,诗集《点点滴滴》。